欢迎进入吉安民族宗教网! 全站检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民宗要闻
泰和县民间信仰活动情况调查报告
发布时间:2016-11-08  来源:  作者:

  民间信仰是由传统沿袭下来的根植于民间“尊神崇圣”和“功施于民则礼之”的具有宗教色彩和特征较低层次的信仰和崇拜,是长期以来产生的当地民情与民俗相融合的历史文化现象。为依法加强民间信仰事务管理,根据省局工作部署,我局开展了“民间信仰情况调研活动”,组织专门调研组下到全县24个乡镇场,发动乡、村干部和群众进行民间信仰调查,现汇报如下:

  一、民间信仰活动基本情况

  据调查,我县民间信仰主要以信仰佛教、道教为主,部分佛、道兼信。信仰形式以对神灵的信奉为主,信众普遍认为万物皆由神灵主宰,时时处处希望得到神的保护和恩赐,于是便有许多敬奉和取悦神灵的形式。民间信仰活动场所多、人员分布广、信仰方式繁杂。

  (一)场所多  全县共有大小不一、规格各异的民间信仰活动场所110多处,24个乡镇场中除泰和垦殖场外都有活动场所,主要分布在距县城较远的山区乡镇,如碧溪、桥头、水槎、上圯、老营盘等乡镇。每个活动点平均每年组织二到三次集中敬神朝拜活动,全县每年有二三百次民间信仰集中活动,规模小的活动一次只有几十人参加,规模大的活动一次多达上千人。

  (二)人员广  全县民间信仰群众有一二万人,涉及到各乡镇场,而且县城信众也不少。信众中年龄层次跨度大、文化水平参差不齐、职业行业领域广泛,65%以上为中老年人,一半以上为妇女。

  (三)方式杂  有的到村前屋后、山脚路边的小庙里以燃香烛、烧纸钱、摆贡品、跪拜磕首等形式求神施恩,如祭拜土地公、康天君、大元帅、玉皇大帝、许真人等;有的在自家厅堂墙上、房门上挂画像、贴符咒,或设立牌位,逢年过节祈求许愿,诚心礼拜;有的不到固定场所而在特殊时节进行供奉、祭拜,如普遍存在的农历每月初一、十五清早放爆竹、烧香敬神现象。

  二、民间信仰特点

  我县的民间信仰活动有以下特点:

  一是普遍性。我县24个乡镇场中有23个乡镇场存在民间信仰活动场所,大多数分布在交通不便、偏僻边远的行政村内,或在村庄旁边,或在距村庄不远的山脚下,或在田野里道路边。信众信仰观念和信仰习俗以家庭、宗亲、村庄为基础,在社会地位较低、文化程度不高的中老年人、妇女当中传播较广泛。

  二是复杂性。民间信仰与佛教、道教教义相互交织、相互融合,在农村有根深蒂固的群众基础和普遍的认可度,在县城也有不少市民信仰和认可。多数民间信仰活动场所供奉的神灵类别混杂,与正规佛教、道教教义大相径庭,“一庙多神、一神多教”的现象较为普遍。

  三是松散性。民间信仰是繁衍于民众当中的非宗教信仰,其组织形式松散,多数情况为信众自发、分散前往烧香敬神。但有庙就有庙会,大多数场所有一个独立于政府组织之外的机构,各庙各自为阵,只是在开展比较重大活动的时候,借助现有的家庭组织或行政村、组而开展,组成临时专班举行相关活动。

  四是多样性。信众崇拜的神灵多种多样,凡是被认为有神灵的事物,都会成为他们信仰的对象,大多佛教、道教相互混淆,更谈不上教别,当地民众只知道供的是“神”,见神就拜。

  五是功利性。民间信仰信众很多都带有较鲜明的功利目的,只要身体有些不舒服、心里有解不开的疙瘩、有可企及或不可企及的愿望,就去朝拜。民间信仰活动场所的管理人员有些也不是完全的为了信仰,而是以经济为目的,甚至利用一些表面花招从事驱鬼神、安香火、查八字等封建迷信活动 ,谋取钱财。少数民间信仰活动点与正式登记的宗教场点联系紧密,或希望进行备案登记,升格正名,借以提升在当地的影响力,吸引信众,增旺香火,扩大经济收入。

  三、辩证看待民间信仰

  民间信仰在群众中能够存在几千年,自然有其与社会政治经济、与群众生存生活相适应相映衬的积极方面,我们要进行科学分析、辩证看待。

    (一)民间信仰的积极因素

  1、缓解心理压力。民间信仰满足了民众心理崇拜的需求。通过对神灵的信仰,既有精神上的寄托,又有对生活追求的希望,对人生信念有一定促进作用。

  2、凝聚一方百姓。在一个村落、一个区域,通过对同一神灵的崇拜,已经把当地信众的道德准绳、思想根基统一在一起,凝聚在一块,只要加以正确引导,对促进当地社会的稳定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3、抵御邪教入侵。那些信众有信仰和精神寄托,能坚守善恶有报、正直刚毅、勇敢尚义的传统道德信条,有利于抵制社会上的一些不良习气,还有利于抵制境内外邪教的侵蚀。

  (二)民间信仰的消极方面

  从总体上看,我县的民间信仰态势是稳定的、健康的,民间信仰活动是正常的,但是,还存在着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在:

  1、信仰盲从。由于民间信仰没有教义、教规,与封建迷信相掺杂,与正当宗教相联系,信众只是盲从地参与,很容易上当受骗,加之活动内容和形式混乱复杂,一定程度上给境外敌对势力渗透留有可乘之机,存在着不稳定因素。

  2、无序扩张。部分民间信仰场所想纳入政府的依法登记,容易成为已经登记宗教活动场点的附属品;有些已登记的场点为了扩大势力,扩张影响,想方设法将民间信仰群体纳入其名下,而不管其是信仰佛教,还是信仰道教,造成佛教、道教盲目扩张、信仰不纯的现象日益凸显,而且容易使极少数宗教界人士利用民间信仰活动点希望“升级”、“正名”的心理,滥发会员证、协会证等,从而借机敛财,败坏正规宗教的名声。

  3、安全隐患较大。大多数民间信仰场所是陈旧破烂的土砖房、木板房,属一级危房,尽管有些是新建设的红砖房,但都是乡间泥工进行建设,没有经过专业部门的设计、监理和质检,因此,房屋质量无保证,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而且,有的民间信仰活动点一次活动就有上千人甚至几千人参加,在交通、卫生、防疫、防火、防盗等方面都存在很大安全隐患,给当地综治维稳工作带来很大压力。

  4、管理难度大。民间信仰活动点多,分布广,而且多数在偏远山区,导致管理难度大。不少信众还在村内还擅自搭棚建设临时场点,有的村干部或因自身信仰而不予管理,或因忌讳神灵而默认不管;乡干部认为这是国土规划部门和宗教事务部门的事情而疏于管理,放任自流。因此,民间信仰活动场所有滋长蔓延,遍地开花的趋势。

  四、做好民间信仰管理工作的意见和建议

  民间信仰在部分群众中根深蒂固,对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对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有一定的影响,对民间信仰的研究和管理是加强社会管理的一个重要内容。

  (一)正确认识,挖掘民间信仰正面积极因素,为构建和谐社会服务。一要积极挖掘民间信仰中对弘扬民族精神有利的因素,剔除其中迷信因素,引导民间信仰者移风易俗,走出对神灵、菩萨的盲目依赖信仰的误区,使民间信仰朝正确的方向发展。二要充分发挥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娱乐活动的作用,弘扬我县民间特色文娱活动,诸如舞龙灯、虾公灯、耍狮子、打盘鼓等,取代农村庙宇寺观组织的游神祭拜活动,使文化娱乐活动成为农民文化生活的一部分。三要深入剖析庙宇寺观供奉神灵的历史文化内涵,扬其弘善行、树正气、行仁义、忠诚勇敢、无私无畏的精神,贬其封建迷信思想因素,选其有利、有益部分为社会主义道德建设、民族精神继承及和谐社会构建服务。

  (二)积极引导,分清民间信仰与封建迷信的区别,为倡导社会新风、发展社会公益事业作贡献。

  1、加强宗教政策和法律法规的宣传教育。采取多种形式,宣传党的宗教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使广大信众分清宗教、民间信仰与封建迷信的区别,搞清楚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引导他们自觉地接受党和政府的领导,开展正常活动。

  2、倡导科学文化,反对封建迷信。对民间信仰中夹带封建迷信色彩的东西,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同时要加强基层组织和干部队伍建设,提高基层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增强为群众服务的能力和水平,让更多的群众体会到党和政府的温暖,更多地相信党和政府,相信人间的力量,而不是完全相信神灵。

  3、大力发展农村文化事业,丰富群众精神文化生活。从某种角度看,民间信仰升温是农村文化匮乏的表现。农村文化严重滞后,投入不足,设施不多,群众性的文化活动太少,这就使得民间信仰活动有了生存空间。因此,要大力发展农村公益性文化事业,在新农村建设中,增强对文化设施的投入,建设一些集文化、娱乐、健身、休闲等功能于一体的村级活动场所,跟上农民群众对文化生活的需求,促进农村文化工作健康发展。

  4、用好善款,回报社会。要引导民间信仰活动正确使用个人捐赠、缘金等方式筹集到的资金,除用于场所日常开支外,积极引导场所的资金参与诸如修路架桥、扶贫济困、助残助学等社会公益事业,化弊为利,最大限度地消除不利影响,发挥积极作用。

  (三)规范管理,建立法制化长效管理机制,为社会稳定创造良好环境

  1、进一步加强对民间信仰管理工作的领导。要将民间信仰活动管理纳入宗教工作“三级管理、二级责任制”体系之中,县、乡、村三级齐抓共管,乡、村按照属地管理原则落实具体责任;要健全民间信仰管理工作,设立民间信仰工作机构,增加编制、人员和经费,促进民间信仰管理工作逐步走上正轨。

  2、积极探索民间信仰活动场所的管理方式。一要加大对民间信仰场所主要负责人的教育力度,增强法制观念,确保其必须在法律和政策规定的范围内开展活动。二要健全和完善规章制度。政府有关部门要督促和帮助民间信仰活动场所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和相关规定,建立健全人员、财务、会计、治安、消防、文物保护、卫生防疫、档案、环境保护等制度,并接受当地政府有关行政部门的业务指导、监督和检查。三要加强财务管理。民间信仰活动场所的财产和合法收入属于该场所集体所有,其使用应当按照有关制度和财务规定,实行民主管理,集体理财,财务公开。

  3、坚决制止乱建滥建民间活动场所现象。鉴于乱建滥建民间信仰活动场所现象存在、且有“反弹”的趋势,建议在继续深入开展“乱建滥建”专项治理的基础上,要进一步建立防“反弹”责任制。乡镇人民政府要将宗教工作、民间信仰管理工作纳入对村的年度工作考评,与村年度工作业绩情况、村干部工资补贴挂钩;乡镇国土所、城乡建设规划所更要切实履行职责,制止乱占耕地、乱建寺庙现象,要与村签订责任状,并将“乱建滥建”活动场所与该村村民建房结合起来管理,凡是出现一起滥建场所的,按其面积5倍扣减该村建房占地面积指标,而且要责任限期拆除。

  4、进一步防止民间信仰活动过热。要制定一些村规民约,不能搞封建迷信活动,不能借民间信仰活动敛财或铺张浪费,更不能让未成年人参与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村“两委”要及时掌握本村范围内的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情况,及时汇报和制止将要进行的大型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防止其活动规模过度、方式过滥和潜在的安全隐患。

  (供稿:泰和县民宗局 刘清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