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吉安民族宗教网! 全站检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吉安民族 > 特色文化
东固平民银行的门面故事
发布时间:2016-06-08  来源:  作者:

  1929年春,为了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活跃根据地的经济,中共东固区委决定沟通与白区的贸易,成立了“东固平民银行”。

  东固平民银行旧址位于青原区东固镇街道中心南侧,坐东南向西北,为砖木结构二层楼房,占地面积169.51平方米。1985年定为县文物保护单位;1987年列为省文物保护单位。

  2010年春,东固平民银行旧址进行维修。维修完工之时,恰逢八十多岁的钟庆鹄老人在街上闲逛,他见施工员正在拆除旧址门前的脚手架,便指着大门上方大声说:“且慢拆架!且慢拆架!上面还有蛮多石灰遮稳的图画都冇清理出来!”施工员半信半疑地凿开一处桐油石灰膏,发现里面果然有画。

  于是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地凿,既费时又费力,终于把全部桐油石灰膏清除干净。这时,一幅幅彩绘图案展现在人们眼前—— —大门两侧墙壁上分别画有“文臣”“武将”图。门楣上画的是“双龙戏珠”和“麒麟献瑞”。门额正中篆书“平民银行”行标。行标上方一排五个斗框,从左至右分别画的是“年年清吉”、“刘海戏金蟾”、“田园风光”、“麻姑献寿”和“虎报三元”。再上是“秋菊有佳色”、“鱼龙变化”、“富贵报春”组画。最上首是“八仙过海”图。所画人物、瑞兽、花鸟虫鱼,虽因时间久远,色彩并不鲜艳,有的地方还被凿坏,显得斑驳陆离,模糊不清,但细看起来,仍觉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在“八仙过海”图的右角还依稀可见“民国癸酉年菊花月刘昌梓笔墨”的落款。

  “民国癸酉年”系1933年,“菊花月”系农历9月。刘昌梓何许人也?经走访刘昌梓的曾孙刘节亮得知,他系东固东溪村人。据刘氏族谱记载,明朝初年,刘氏族人因雕刻佛教神像而名噪一时,后被帝王相中,收纳进当时的“南京工部匠籍”,成为御用“雕銮匠”,并御赐为神像开光的特权。该技艺为族人世代传承,传男不传女。刘昌梓已是第51代传人,他不仅精于雕刻,而且擅长书画,人称“丹青先生”。

  1933年9月,为使东固平民银行更加引人注目,进一步扩大业务范围,装饰门面成了头等大事,于是请来刘昌梓为门面作画。

  刘昌梓带来了14岁的儿子刘发招做助手,经过一番别出心裁的构思之后,叫儿子磨墨配色,自己运用神来之笔,胸有成竹地把一个个人物、瑞兽、花鸟虫鱼,活灵活现地展现在壁上,引得路人纷纷驻足观看,交口称赞。特别是那幅“八仙过海”图,不但把形态各异的“八仙”画得出神入化,呼之欲出,而且寓意深长,耐人寻味—— —此图长一米六八,寓意平民银行一路顺风,兴旺发达;东固平民银行自从开办以来,联合四面八方各阶层的力量,取得了各阶层的援助。工、农、商、学、兵等各界人士,他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想方设法筹措资金,支持平民银行的开办,有的妇女还把结婚时用来陪嫁的手镯、项链、耳环、戒指等往平民银行送。全靠这些“八仙”的“各显神通”,才打破了敌人的经济封锁,活跃了根据地经济。由于东固平民银行发展迅速,成绩卓著,1930年10月,毛泽东、朱德、陈毅亲临视察后,发展为“江西工农银行”。后又与闽西银行合并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

  解放后,刘昌梓已经作古,刘发招在东固木器社当油漆匠。在“十年浩劫”中的1967年,东固“造反派”头目在开会时作出决定:东固平民银行门面装饰画,美化了神仙皇帝和才子佳人,纯属牛鬼蛇神,要尽快铲除。刘发招得知这一消息后,心急如焚,坐立不安:若不赶快采取办法阻止“造反派”的胡作非为,不仅父亲呕心沥血的画作将化为乌有,而且东固平民银行这一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文物古迹,也将颜面失色,这岂能对得起父亲的在天之灵?他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一个办法。

  当晚,夜阑人静之时,刘发招与侄子刘任品,借着朦胧的月色,偷偷架起长楼梯,将平时用于油漆刮灰的桐油石灰膏,涂抹在画面上。桐油石灰膏板结以后非常坚硬,形成了牢固的保护层,将这些画严严实实封存起来。翌日,“造反派”站在楼梯上,用盾铲(剁番薯米的长柄铲子)妄图铲掉桐油石灰膏后再毁画。可是,铲一下滑一下,铲一下滑一下,“造反派”无可奈何,只好作罢。这一封存竟封存了40多年。

  40多年来,人们只能看到罩着桐油石灰膏的东固平民银行门面,内中藏画一事,鲜为人知,直至2010年才破茧成蝶。而“丹青先生”刘昌梓则后继有人,他的曾孙刘节明、刘节亮、刘节旺三兄弟,将祖传技艺发扬光大,成了“东固传统造像”的第53代传人。

  “东固传统造像”于2013年列入江西省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4年入选国家级“非遗”推荐名录。

  凡参观过东固平民银行旧址的人,不仅对其门面装饰叹为观止,同时对横亘于正面墙上的“全体动员起来扩大民族革命战争粉碎敌人的大举进攻!”这幅未曾落款,笔酣墨饱,引人注目的标语赞不绝口。这幅标语不仅在反“围剿”和抗日战争中起了很大的宣传作用,而且它鼓舞人心,催人奋进,给一代又一代人以精神力量。那么这条标语又是谁写的呢?据笔者访问老人,多方考证,此乃东固罗坑村的开明绅士杨仿仙的笔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