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吉安民族宗教网! 全站检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吉安民族 > 特色文化
前头捉了张辉瓒
发布时间:2014-06-24  来源:  作者:

    1930年冬,号称“王牌师”的国民党第九路军第18师,作为领军部队,在师长张辉瓒带领下,直扑中央苏区,开始了对苏区红军的第一次围剿。

    毛泽东同志审时度势,决定采取“诱敌深入、各个击破”的战略方针,把18师诱进龙冈,集中优势兵力,聚而歼之。

    张辉瓒曾在日本“深造”,受日本武士道精神影响,刚愎自用。他根本不把红军放在眼里,贸然率部队直入苏区腹地,叫嚣“剃了朱毛头,回去吃年羔”的口号。

    担任诱敌深入任务的是红十二师萧克部,萧克佯装“望风而逃”,18师沿途没遭到什么抵抗,造成了张辉瓒“赤匪乃乌合之众,不堪一击”的错误判断。

    到达东固后,18师仍没找到红军主力决战,由于东固人民实行坚壁清野,使18师陷入困境,气得张辉瓒火冒三丈,下令对16岁以上“赤患刁民”杀无赦!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东固大惨案”,也为张辉瓒自己下地狱埋下了伏笔。

    张辉瓒在东固烧杀之后,探得红军已向龙冈方向“逃跑”,遂下令向龙冈追击。

    红军佯装“狼狈逃窜”,不但丢弃草鞋军帽、枪支弹药,甚至煮好饭菜放在路边。

    张辉瓒高兴至极,接连向蒋介石发电告捷,并称“歼灭朱毛指日可待”,并命令部队火速占领龙冈。

    张辉瓒虽然刚愎自用,可也不敢太轻敌,还是派出不少探子,四处打听红军情况。

    就在此时,红军主力已从宁都小布移至永丰君埠。随同前往的有红一方面军总政委毛泽东、总司令朱德、省苏维埃主席曾山等人,并封锁消息,把总部指挥所驻扎在君埠万寿宫。

    担任主攻任务的是红三军黄公略部。黄公略也派出了优秀侦察员蓝祥通(本地畲族人,后在广东牺牲),化装成农民老表前往龙冈了解敌情。

    蓝祥通走到离龙冈不远的木坑村遇到了一位小炉客(打小铁器及补锅的),他一下就识破了这个小炉客是白军探子,因为一般打小炉的是于都人,而这个小炉客说的却是一口湖南话,蓝祥通也不戳破他,便问:“师傅,是去君埠吗?”小炉客正想打听君埠“敌情”,随口回答:“想是想去,不晓得君埠有没有红军。”蓝祥通连忙说:“没有,我刚从君埠来,一个兵也没有。红军在小布,有好几万人咧,还有骑马的大官。”小炉客半信半疑:“真的?”蓝祥通说:“我骗你做什么?我丈人就是小布人。”小炉客听说红军的几万人在小布,料定是红军总部,那也正是他们师座正想寻找的红军主力。

    这时,小炉客露出他的真面目了,他拔出手枪板着脸说:“对不起了,跟我去见我们的长官。”蓝祥通正愁无法进入敌人内部呢,这下机会来了。他装成害怕的样子,被白军探子直接押去见了张辉瓒。张辉瓒听说红军总部和主力在小布,如释重负。在敌人的心脏里,蓝祥通不但知道了敌人师部驻扎在城功村的万氏祠堂里,还了解到张辉瓒和旅长戴岳因尅扣士兵军饷产生矛盾,还探听到明早敌人将经小别开往小布寻红军主力决战的军事部署。

    在君埠万寿宫住了一晚的毛泽东,翌日凌晨便将指挥所前移到了离龙冈仅20华里的黄竹岭山顶的一间杂货店里。

    这时毛泽东有些困了,他对朱德说:“现在万事俱备,只等和石候兄会面了。我先睡一下。”他又交待警卫员陈昌奉:“枪炮声不管打得多猛,都别叫醒我,等枪声稀少了,一定得喊醒我啰。”便躺下行军床酣然入梦了。

    毛泽东运筹帷幄、神情自若,黄公略军长却心急如焚。

    他在盼望蓝祥通回来,因为他此时对敌人的情况知之甚少,他更为敌我火力悬殊而犯愁。天刚放亮,一声“报告”让他惊喜异常,听声音他知道祥通回来了。原来在拂晓前,蓝祥通趁敌人调动部队的混乱中脱身回来了。当听完蓝祥通的敌情报告后,黄公略兴奋极了,他立即作出了战略部署,并火速调动部队进入阵地,命令七师李少辉团潜伏小别迎敌。

    此时的张辉瓒对红军的部署一无所知,他确信红军主力在小布一带,竟然连城功临时指挥所旁唯一制高点万功山上也未派兵驻防,还不顾戴岳劝谏,命令戴岳率53旅为前锋,火速经君埠小别直扑小布,找红军主力决战。

    1930年12月30日早晨,浓雾弥漫,山岚迷离,戴岳旅的先头部队一路小跑,毫无戒备地进入了小别村口的大拱桥——红军的伏击圈,浓雾之中,随着第一声枪响,反第一次大“围剿”前哨战打响了。

    战斗非常激烈,双方由南北展开,抢占制高点,展开了一个山头又一个山头的争夺,戴岳死命督战,冲锋、反冲锋、迂回、反迂回。战场上方圆十几个山头,到处是枪声、炮声、呐喊声,到处是奔跑、追逐、厮杀的身影。

    战斗从清晨打到上午9时,已处胶着状态,戴岳发现遇上了劲敌黄公略,几次向张辉瓒求援。打算午饭后出发的张辉瓒仍不以为然,回复:“就是黄公略也不足为虑,他虽为一个军,还抵不上你一个旅!给我狠狠地打!”后来,经不住戴岳再三求救,张辉瓒只派出一个团前往增援。

    戴岳对张辉瓒早就不满,此时他见张辉瓒援兵还未到达,自己的部下却伤亡很大,怒道:“老子撤了!”便下令撤退。早已无心恋战的52旅官兵,却把撤退当成了溃退,“哗啦”一声开始了全线溃逃,狼奔豕突地向城功方向窜去。戴岳的命令失灵了,他和卫兵只能随着溃兵逃跑,好不容易登上一个山头,他拿起望远镜向城功方向一看,吓得几乎昏倒,只见城功村背后的万功山头红旗飞舞,人影幢幢,全部制高点都被红军控制了,而18师师部驻扎地,全暴露在红军的火力范围中。戴岳叹道:“18师断送在张辉瓒手上了!”此时,他对张辉瓒仅存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他扔下张辉瓒,在卫兵帮助下,钻山绕道逃命去了。

    张辉瓒并没发觉自己已身陷绝境,还在发疯似的命令官兵往前冲。

    等到张辉瓒发现形势不妙时,这才仓促派出53旅去占领万功山制高点,不料却被一道道密集的火力网挡了回去。原来,万功山昨晚就被红军占领了。中午时分,各个山头都暴发了震天的枪炮声和呐喊声,赶来助战的赤卫队、儿童团、担架队故意大声叫喊,虚张声势,只见千山万岭红旗飞舞,杀声连天,白军也搞不清红军究竟来了多少人,个个吓得心胆俱裂,魂飞魄散。红军从各个山头向城功压了下来,红三军战士更像洪水怒潮,向18师师部席卷而去,十八师已溃不成军,张辉瓒只有钻进密林,换上伙夫衣服,藏了起来。

    不到中午,18师大多数官兵全部缴了械,几千俘虏从小别等各处被红军赶至毛家坪集中。缴获的枪枝弹药堆成了小山,还缴获了一台收报机和一台发报机,张辉瓒乘坐的轿子在水塘里漂浮。

    清点俘虏时,一个白军下级军官报告黄公略:张师长没有逃走,估计还躲在万功山。黄公略一听大喜,忙命令李少辉带人搜山,并叮嘱:要活的。在搜山时,有位红军战士发现了一块金质怀表,上面还刻着石候字样。还有几位儿童团员捡到了一件呢子大衣,内衬缝有“少将师长张辉瓒”字样的布章,他们判断张辉瓒没跑远,就在附近,李少辉抬起枪向空中打了一梭子弹,大吼一声:“张辉瓒,我看见你了,快出来,要不我就一枪打死你!”

    不一会,草丛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浑身沾满草屑的胖子白军“士兵”走了出来,傲慢地说:“我就是前线总指挥张辉瓒,我要找你们军长黄公略,找毛润之也行。”

    就这样,一代“儒将”张辉瓒,成了红军的阶下囚。

    龙冈军民奔走相告:“快去看呀,前头捉住了张辉瓒。”

    黄竹岭上的警卫员听到龙冈方向枪声稀疏下来,便把毛泽东叫醒,毛泽东闻之大喜,忙喊:“参谋长,把总司令叫来,枪声停了,我们该去会会张辉瓒了!”他精神抖擞地走出土屋,登上高处,只见云烟袅袅,冬阳铄辉,放眼望去,千山青黛、层林尽染、红旗漫卷、气象万千。他凝神细听,但闻前方呐喊声声:“快去看呀,前头捉了张辉瓒,前头捉了张辉瓒……”

    毛泽东、朱德和黄公略等人来到龙冈学堂操场,当挤进人群看到张辉瓒被绑在树上时,忙叫人为他松绑,还戏谑地问“石候兄,你不是说要活捉朱毛彭黄吗?现在我们都来了,是你剃朱毛的头呢,还是让朱毛剃你的头呀?”张辉瓒一下子蔫了。

    1931年1月28日,苏区政府在东固召开反“围剿”祝捷大会。曾被张辉瓒残害过的东固人民强烈要求公审他,毛泽东考虑后同意了。但他反复强调:“可以公审他,但不要杀他,杀他利少弊多。”为了以防万一,毛泽东还指派何长工多带一些红军战士到会场维持秩序。不料东固民众太憎恨张辉瓒了,一时间群情激奋,失去控制,愤怒的民众从审判台拖下张辉瓒,并拉到稻田里斩首,还泄愤地把他的头颅钉在门板上,放入江口河。据说,张的头颅竟然随水漂到了吉安,被守城的哨兵发现捞起。身首异处,后葬于长沙岳麓山。

    第一次反围剿的伟大胜利,鼓舞了苏区军民斗志,震撼了敌人威风,让小小龙冈掀起了一阵阵欢乐的春潮。事后,毛泽东豪迈地写下“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这首脍炙人口的渔家傲。从而,也奠定了龙冈这个偏远小圩在革命战争中的历史地位。

    80年过去了,我们不会忘记这段历史,也不会让此类“奇迹”再现。当然,今天的龙冈人民仍在继续创造奇迹,这种奇迹就是让这片神奇的土地变得繁荣富饶、变得美丽动人、变得令人向往。